新冬奥·独家|看运动员在“雪长城”飞檐走壁这画面只属于北京冬奥会!

苏翊鸣在坡面障碍技巧赛为中国书写历史之际,不少观众注意到,“小栓子”飞檐走壁的身影下,是万里长城造型的坡道。这些中国代表性的符号为什么会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赛道?制作“雪长城”源自什么样的灵感,又遇到哪些挑战?新民晚报特派记者独家专访张家口赛区云顶滑雪公园塑形师德克·舒尔曼,请幕后人物来揭晓答案。

德克年轻时就在雪场飞舞,是德国第一批自由式滑雪运动员。为什么喜欢滑雪?德克说,因为它让人由衷地感到快乐,“有人觉得玩这个条件太差,冰天雪地的,其实,一旦你投入,就会感受到无穷的欢乐,以及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。”

6年的运动员生涯中,德克去过世界各地参赛。待到考虑退役后的发展时,他觉得这项运动虽然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,但高质量的滑雪公园和训练装置却很少——何不妨自己建立团队,来为更多的运动员提供服务。随着坡面障碍技巧因为兼具竞技性和观赏性进入冬奥会的竞赛项目,赛道塑形的需求大大增加。

说干就干?且慢。雪场塑形师,听起来是跟雪打交道,但在这之前,需要许多专业知识的积累。退役后,德克去学了木工,又干了一段时间建筑工程师,才招募人员,包括电焊和链锯方面的专家,组建起自己的塑形团队。

对团队的前景,德克很有信心。他解释,不像其他一些项目赛道的设计完全固定,不能轻易更改,坡面赛道有很大的发挥空间,自己有过相同的经历,能在塑形过程中感同身受,清楚运动员们会在空中做什么动作、会在哪个位置落地,如何保证高质量的训练和比赛。

云顶滑雪公园,承办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两个分项共20个小项的比赛。对坡面障碍技巧项目来说,赛道设计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好的场地能让运动员有更好的表现。凭借在包括平昌冬奥会在内的世界大赛赢得的口碑,德克的团队得到国际雪联和国际奥委会青睐,受邀来为北京冬奥会的赛道设计塑形。

这是一份荣幸,也是一份挑战。冬奥会这个级别的坡面障碍技巧赛道设计,都会尽可能与举办国的文化相关联。2014年索契冬奥会,赛道的障碍区就惊现俄罗斯套娃的造型,令人印象深刻。头脑风暴时,德克提出可否将中国的万里长城搬进北京冬奥会的赛道?这个大胆而有趣的想法,让团队非常兴奋,并立即开始设计草图。

“4年前,我们进行了初步的提案。结果,国际雪联和国际奥委会看了都觉得好。”德克说,“这样,我们就拿到通行证,可以制作‘雪长城’了。”

问德克,为什么是长城?他解释:“因为在我和其他德国人的印象中,万里长城是中国的符号之一。”而从技术上讲,塑形主要是为保护选手免受强风影响,“多风的情况下你想待在哪里?墙后是吧。这就是把赛场设计为长城的原因。”

初稿提案时,德克还没见过真正的长城,为了能在雪上制作出逼真的“长城”,德克和他的团队去北京攀了长城,“我需要去触摸它,感受它。”

真的登上万里长城,望苍茫大地,德克这位顶级塑形师也发出谁主沉浮的感叹,“非常伟大也令人震撼的建筑。我很高兴能将中国的传统建筑与新兴的雪上运动结合起来。”他仔细研究了城墙的流线、角度以及砖块垒砌的方式,然后,将这些元素艺术性地复制到坡面赛道上。比如在第三赛段,城墙边有一段波浪造型,因为他发现真长城的尽头一路延伸至海边。

观众还有一个疑问,这座“长城”不怕化掉吗?德克解释,这要感谢天时的助力——张家口云顶赛区的气候非常适合“雪长城”制作,在冬奥会举办的季节里,气温较低,气候干燥,能保证“雪长城”又硬又干,不轻易融化。此外,这段时间的降雪量远比欧洲一些国家的要少,免去大面积降雪侵蚀“长城”的风险。

德克和他的团队先试制了一条200米长的“雪长城”,以检验它的效果。然后,从1月5日起,正式开启赛道塑形。长城之旅收获颇丰,德克将烽火台也融入“雪长城”的造型中,“那是万里长城建筑的一部分,我发现这个造型若搬到赛道,对运动员来说是很棒的。”

云顶滑雪公园的中方设计师,与德克的团队亲密合作,完成坡道塑形前期的土方工程和基础的压雪造雪。德克说,双方合作过多次,对中方团队的能力非常信赖。像烽火台的设计,初稿怎么看都不满意,德克请教中方团队和在中国认识的朋友,后者在很多细节上提供了建议,帮助他理解中国的建筑特色并完成定稿。

当云顶赛区正式投入使用,眼前逶迤的,是一条非常漂亮又蕴含中国文化的坡面赛道。它还有许多实际的功效。比如起点处的“雪长城”为运动员遮挡高海拔强风,跳台处的波浪线条能够配合运动员做动作,烽火台让选手跳跃时有更多发挥的余地。当世界顶尖的运动员们沿着640米长的坡道驭风滑行之际,真有“指点江山”的感觉。

刚刚夺得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银牌的中国选手苏翊鸣对“雪长城”赞不绝口,“这可能是我滑过的最好的赛道,不管道具还是跳台,以及角度各方面,修得非常舒服,让你放心去尝试一些更难的动作。”国际雪联则赞道:“这是技术最先进、设计最周密、最令人惊叹的坡面障碍技巧赛道。”

德克透露,在他22年的雪场塑形工作中,“雪长城”赛道是首次获得一致好评的,无论运动员、赛事组织者还是观众,这让他也有些意外,回顾团队作品,平昌冬奥会的很特殊,但北京冬奥会的坡面赛道,是独一无二的。“是第一次,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。”幕后人物说,“这条赛道只属于北京冬奥会。”(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金雷 张家口今日电)

这两天,冬奥会赛场竞争激烈,精彩纷呈。运动员们为了更快更高更强,不断超越,挑战自我极限。今天不说场上,聊聊场下那些温馨的场面。

比如在主媒体中心,日本记者忙着追逐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,而他们自己的工作间门口,则贴着告示:欢迎!对不起,没有徽章。

这是怎么回事?原来,日本记者为各国同行带来了机器猫哆啦A梦的徽章,结果大受欢迎,很快库存告急。除非,你能带着冰墩墩来跟他们交换。

冰墩墩和哆啦A梦,正是奥运场景中,文化交融的一个小细节。“更团结”的奥林匹克宗旨,就是为创造一个和平、和谐的地球村,谋求人类共同命运而设定的。这种和平、和谐,首先就是从尊重、理解并欣赏对方的文化开始的。北京冬奥会的舞台,为这种交融提供了丰富机会。

作为东道主,中国文化自然而然地融汇到盛会的每一个角落。像惊艳世界的“雪长城”,在完美呈现一场坡面大赛之际,也将中国传统文化和建筑工艺的精髓,在世人眼前放大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件艺术品由中外塑形师团队共同协作,若没有这种学习和互鉴,怎会有如今运动员、赛事组织者和观众的交口称赞、一致好评?

疫情仍在持续,但北京冬奥会的脚步没有停下过一秒。因为团结与合作,是人类走出黯黑隧道的重要力量,文化上的开放包容,好比点燃火光的那根引信,燃起的引信越多,前方的路就照得更亮。完成“雪长城”后,塑形师德克期待,自己还会来中国,并把家人也带来,让她们感受中国的瑰丽文化,见证中国的真实可亲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